• 打印
  • 收藏
  • 加入書簽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乐彩网:華為,全球產業鏈的捍衛者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www.olykv.icu

2018年06月03日,馬德里西班牙廣場上的巨幅華為廣告

在過去的幾年,華為已成為中國經濟領域里的一種“政治正確”。2018年年底,這家公司的超脫地位又一次顯現。

2018年12月初,加拿大應美國當局要求,逮捕了華為公司首席財務官孟晚舟。之后,中、美、加三國就這一事件展開了各種斡旋。

除了政府層面所做的努力之外,國內網絡輿論也幾乎整齊劃一地“聲援”孟晚舟。這一浪潮直到加拿大法院作出裁決,批準孟晚舟保釋申請,才告一段落。

此前,中國另一家通訊硬件巨頭中興也遭遇一劫。2018年4月,美國商務部發布對中興出口權限的禁令,禁止美國企業向其出售零部件。作為一家需要進口美國芯片的制造商,有人認為,這幾乎是給中興“判死刑”。

中興事件得以暫時解決,而孟晚舟事件走向還有待于觀察。不難發現,從以斬斷產業鏈(芯片禁運)為威脅,到直接針對企業家個人,國家之間的經濟和貿易博弈正走向新階段。

曾經的全球化,主要依靠市場化的力量—跨國巨頭整合全球產業鏈的模式來推動,而反全球化則更多有權力的魅影,即政客席卷了民粹暗流。因此,遏制反全球化的暗流,同樣需要權力或者說國家力量的介入。

從孟晚舟事件的各方角力之中,可以看出一個新的趨勢:國家在必要的時候,必須捍衛本國跨國企業和企業家的合法權益,這不是經濟的泛政治化,而是一種基于經濟理性的全球通行規則。

國家必要的介入

盡管孟晚舟已被保釋,但復盤這一事件的某些細節非常必要。

2018年12月6日,孟晚舟被扣的消息被媒體報道。兩天之后的12月8日,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便緊急召見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就加方拘押華為公司負責人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抗議。

緊接著,12月9日,樂玉成又緊急召見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就美方無理要求加方拘押在加拿大溫哥華轉機的華為公司負責人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抗議。

在外交事務之中,由一國外交部副部長召見邦交國駐本國大使,并提出“強烈抗議”的情形并不多見。一般來說,抗議已是外交交涉中最嚴重的一個等級。此外,根據事件的嚴重程度,“抗議”又依次分為“抗議”“強烈抗議”和“最強烈抗議”。

其中,“最強烈抗議”出現的頻率最低,因為它最嚴重。1999年5月,我國外交部副部長王英凡緊急召見美國駐華大使尚慕杰,就我國駐南聯盟使館遭北約導彈襲擊一事提出最強烈抗議,要求美方承擔全部責任。

此外,按照不完全統計,我國外交領域提出“強烈抗議”的至少有兩次。一次是2010年9月,一艘中國漁船在釣魚島海域與日本巡邏船相撞,日本海上保安廳逮捕中國漁船的船長。對此,我國外交部部長助理胡正躍召見日本駐華大使丹羽宇一郎,就事件提出強烈抗議。

2012年9月,日方人員以防止臺灣“保釣”人員登島為名,登上了釣魚島。之后,我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就此事發表談話。洪磊說,這是對中國領土主權的嚴重侵犯,中國政府已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抗議。

可以看出,這些采用了“強烈抗議”的事件基本上都涉及了領土問題。領土是國家和國民的核心利益之一,不允許做出任何妥協和讓步。而就孟晚舟事件來看,從某種程度上講,華為這樣的具有系統重要性的公司的合法權益,也正在成為國家必須維護的重要利益。

華為作為中國日益崛起的跨國產業鏈整合者,在其遇到困難之時,國家力量合理介入,是一種非常理性的行為,這有利于提振企業家對本國的信心?;桓黿嵌瓤?,這也是對國民長期利益負責的表現。

數據可以一定程度透露出華為對中國經濟中的真實地位。在2018年中國企業500強中,除了股權結構相對復雜的平安集團之外,華為是銷售額超過6000億人民幣的企業中唯一一家不是國企(包括國有銀行)的企業。2017年,華為銷售收入6036億元,約等于寧夏(3444億元)和青海(2625億元)兩省區GDP的總和(6069億元)。

華為一般于每年3月或4月發布上一年財報,但根據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透露的數據,華為2018年的收入將首次超過1000億美元。

國民對華為的好印象,并非來自銷售額,而是來自另外兩個維度:一是海外銷售占比,二是研發投入。2017年,華為海外銷售占比依然接近50%。此前,這一數字曾一度超過60%。

海外銷售占比高,意味著這家企業是在全球和同行競爭,沒有母國市場?;?,是真正的市場化、國際化企業。與此同時,更讓那些長期受到母國市場?;さ墓笙嘈窩飛?。因此,華為被中國人看作一種經濟層面的正義,普通消費者好感頓生。

此外,華為的研發投入的確不低。2017年,華為研發費用為人民幣897億元,約占總收入的14.9%,絲毫不遜色于國際同業。這種研發導向的企業,在中國的企業群體中屬于稀缺品。

華為的重要性,還體現在另一個層面。當下,全球的跨國企業越來越習慣于在全球范圍內配置產業鏈和經濟資源,一些西方的跨國公司甚至不斷淡化自己的“母國色彩”,其產業不斷外遷,一度引發國民情緒。在這種情形下,國家間的經濟博弈早已變成爭奪產業鏈的競爭。

因此,華為作為中國日益崛起的跨國產業鏈整合者,在其遇到困難之時,國家力量合理介入,是一種非常理性的行為,這有利于提振企業家對本國的信心?;桓黿嵌瓤?,這也是對國民長期利益負責的表現。

不過,國民的好感以及民族品牌的隱形認知,對華為來說,并不稀缺。現在的華為,需要的是國際社會尤其是英美體系更進一步的認同。

與英美體系的競爭

暢銷排行榜
  • 聲音
    南風窗 2019年10期

    南風窗

monitor
在線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常見問題
麻将二八杠叫法顺口溜 新时时和老时时的区别 二人麻将技巧 七乐彩怎么算中奖 一码独胆技巧pk10 赌场21点游戏下载 福建时时计算公式 pk10怎么玩法介绍 新浪足球比分直播 时时彩计划 重庆开奖历史开奖记录 贵州时时彩 开元棋牌抢庄牌九 三公的口诀 炸金花可提现1元1金币 通比牛牛代理